热点搜索:
站内搜索
【解放军报】:“中国好军医·军医值班室” 服务基层官兵很贴心
大 中 小 发表时间:2015-04-30

本报联合第二军医大学长海医院开启网上服务新模式
“中国好军医·军医值班室” 服务基层官兵很贴心
■ 陶斌义 孙 强 本报记者 张 哲


  
  “云南边防哨所官兵连线,请1号诊室韩燕教授坐诊!”
  “漠河边防连官兵在线咨询,请4号诊室赵仙先主任解答!”
  ……
  4月上旬,记者在“中国好军医·军医值班室”看到了军医们忙碌的一幕。一根网线,键盘滴答,将第二军医大学长海医院的专家教授与边防官兵紧紧相连。
  由本报和长海医院联合打造的全军首家网络医疗服务平台——“中国好军医·军医值班室”,自去年8月1日在解放军报网(中国军网军综网版)上线以来,赢得了部队官兵好评。今年4月,总后勤部领导在视察长海医院时,对这一为军服务的新举措给予充分肯定:“干得好!你们做了一件大好事!在总结经验的基础上,要逐步有序推广。”
  “网络+医疗”开启一流专家直接“面对”基层官兵实时服务新模式
  “医生你好,我去年患上脊髓空洞症,想请教……”4月初,“中国好军医·军医值班室”为空降兵某部举办专场在线诊疗咨询活动,远在千里之外的某仓库一名战士向专家咨询后,心里的石头落地了:“这个病没有想象中可怕,关键是及时治疗。”
  空降兵部队训练任务重,经常进行伞降等高风险课目训练,官兵易出现摔伤、骨折和其他一些病症,有的疑难杂症在驻地医院难以得到专业诊断。尤其是远离都市的“小散远”单位,医疗条件十分有限。“中国好军医·军医值班室”根据空降兵部队训练特点,组织多位专家开展了此次专场远程诊疗活动。
  这只是“中国好军医·军医值班室”服务基层官兵的一个事例。利用网络技术创新服务手段,打破空间限制,为全军官兵提供全天候的优质医疗服务,是本报和长海医院携手建立“中国好军医·军医值班室”的初衷。长海医院院长张从昕介绍说,为了当好“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医院抽调精兵强将组成专业管理队伍和医疗专家队伍,先后投入资金上百万元用于添置设备、研发软件。
  “中国好军医·军医值班室”目前设置有4个全科值班诊室和1个专科值班诊室,每天有5名专家坐诊,上线运行近9个月来,长海医院临床科室副高以上专家教授轮流值班,为官兵提供医学科普、健康咨询、就医指南服务,指导官兵做好自我保健和疾病预防。
  在值班军医的身后,是一支庞大而专业的医疗“后援团”。长海医院有一个中医系和57个科室,1993年首批被评为三级甲等医院,是目前上海市单体规模最大的医院。医院现有中国工程院院士1名,专家教授300余名,拥有15个国家级重点学科、4个军队重点实验室、1个国家临床研究中心和18个全军医学专科研究中心。“中国好军医·军医值班室”让身处海岛、高原、戈壁的官兵与这支医疗专家团队无缝链接,享受到了方便、快捷、贴心的远程医疗咨询服务。从普通官兵到基层卫生队的军医, 越来越多战友将“中国好军医·军医值班室”加入到网页收藏夹中。
  “网上诊疗”使广大基层官兵有了个贴心的健康顾问
  4月12日上午,地处中国最北端的漠河县依然寒气袭人。驻守在这里的黑龙江省军区某边防团士官陈向一大早就登录“中国好军医·军医值班室”。他是专门来向专家致谢的。
  漠河县素有“中国北极”之称,自然环境恶劣。陈向所在的边防团,最远的一个分队距离团部超过200公里。由于交通不便,官兵们就医看病成了难事。前段时间,陈向患上了皮肤病,他几次请假到县里就医,病症都没有缓解。
  “中国好军医·军医值班室”上线后,陈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值班军医说起了自己的病情。网络那头,医生细致问询后,又请陈向发送了皮肤患处的高清照片和检查化验的数据。当陈向再次登录该平台时,值班军医已经给他传送了详尽的治疗方案,并为他选定了几种特效药。遵照医嘱治疗了一段时间后,陈向的病情开始好转。此后,陈向隔三差五上线与军医交流,值班军医根据陈向的反馈,又进一步调整了治疗方案。如今,陈向已经痊愈。
  “我们要用最强的专家、最细致的服务、最前沿的技术和最深厚的感情,让来到这里求医问药的每一位战友都能满意。”第二军医大学校长孙颖浩的这番话,道出了“中国好军医·军医值班室”的目标:让“键对键”的交流像“面对面”的问诊一样温暖官兵心窝。
  在“中国好军医·军医值班室”专家们的眼里,值班室虽与自己终年“战斗”的诊室和手术台迥异,但医者仁心,网线那一端的战友同样是自己的亲人。对待官兵们的每一个提问,哪怕只是一些健康常识,值班的专家们都会耐心回答。
  考虑到基层部队驻地分布特点,特别是驻守西部地区的边防官兵的作息时差问题,“中国好军医·军医值班室”特意把夜间服务时间延长。针对官兵咨询较多的训练伤以及消化道疾病、皮肤病等方面的问题,医院组织力量编写了90余万字的“有问必答、寻医问药”网上知识库。解放军报网“中国好军医”频道的名医讲堂、健康话题等栏目,成为官兵经常上网浏览的地方。
  云南省军区某边防团军嫂武兰和丈夫育有一对可爱的双胞胎女儿。两个小家伙一向健健康康,可前段时间孩子们跟妈妈到边防连探亲时,却相继出现了恶心、消化不良等症状。由于边防连医疗条件有限,武兰就将孩子的症状发给“中国好军医·军医值班室”的值班专家。虽然山水相隔,但经验丰富的专家经过一番细致询问后,还是找到了病因。
  原来,武兰无意间看到网上“多补营养品有助于增强孩子抵抗力”的文章,便抱着“保健品多吃无害”的想法,每天给孩子吃保健药品。“儿童摄入微量元素过多,可能干扰正常的生理功能,严重时会导致身体浮肿、恶心、消化不良等症状。”专家建议武兰停止给孩子服用保健药品。没过几天,两个孩子就恢复了健康。
  上等兵刘志勇是驻守在“中国北极”漠河的一名边防战士。因为常年在田间劳作,刘志勇的妈妈患上了腰椎间盘突出症。她发现,儿子最近越来越懂事,经常像个“小医生”一样叮嘱她注意这注意那。她按儿子的建议调养,病痛真的缓解了不少。“‘中国好军医·军医值班室’把名医带到了我们身边,我把妈妈的病情一说,专家们就热情地帮我想办法。”刘志勇说,“母亲说了好几次,要我代她感谢专家,还嘱咐我一定要在部队干出一番成绩。”
  军营“互联网+”大有作为,这只是一个开始
  “中国好军医·军医值班室”为部队官兵服务的创新举措,在军内外引起广泛关注。
  “中国好军医·军医值班室”上线以来,先后有东海舰队、北海舰队、武警上海消防总队、海军总医院、空军总医院、第三军医大学西南医院等数十家单位前来参观学习。老挝国防部长森暖参观“中国好军医·军医值班室”后,对本报携手长海医院利用网络平台先行先试、打造样板、铸造品牌的创新举措赞不绝口。德国联邦国防军卫生总监帕奇克中将访华时,专程参观了“中国好军医·军医值班室”,对这一创新做法表示出浓厚的兴趣。
  平时保健康,战时保打赢。借助“中国好军医·军医值班室”这一网络平台,长海医院收集部队意见和需求,针对高温高湿高盐条件下的海战伤救治和疾病防控等战场卫勤保障瓶颈,鼓励医护人员和科研人员开展针对性研究,一系列卫勤研究成果或将在不久之后破壳而出。
  而这仍然只是一个开始。“践行为军服务的使命宗旨,不只是一句口号,要在不断创新中落到实处。”长海医院政委夏阳介绍说,迈开了第一步后,中国军网和长海医院不断拓展平台功能,近期又增加了互联网网上挂号功能,设计开发了“掌上中国好军医”客户端,使休假官兵和军属也可以享受到“中国好军医”的暖心服务。根据官兵的线上反馈,长海医院还将组织专家赴全军边海防部队开展有针对性的巡诊。
  如今,解放军报网正在酝酿着扩大“中国好军医·军医值班室”的“专家库”,将更多部队医院和专家整合进来,打造军营版在线医疗云平台。未来,随着该平台远程医疗服务的进一步完善和拓展,必将更好地满足基层官兵全天候的医疗需求……

                                 (本文图片由陈斐、刘海亮提供        来源:4月24日【解放军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