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搜索:
站内搜索
【东方早报】:《王健民:干细胞移植治疗血液病》
大 中 小 发表时间:2014-09-25

在王健明看来,虽然人类攻克白血病还有待时日,但急性白血病不再是不治之症。
  白血病,特别是急性白血病,往往来势凶猛,治疗过程也充满艰辛和痛苦,不过近二十年来,白血病的治疗已经取得了巨大的进步。上海长海医院血液内科主任、全军血液病研究所所长王健民教授,在恶性血液病的诊断治疗方面经验丰富,尤其在造血干细胞移植方面很有特色。
  
  王健民
  1957年出生,第二军医大学附属长海医院血液内科主任,全军血液病研究所所长,教授、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曾在美国密歇根大学医学院和休斯敦MDAnderson肿瘤中心血液和骨髓移植科进修三年余。上海市卫生系统百名优秀跨世纪学科带头人培养计划入选者、总后勤部“科技新星”、中国人民解放军院校育才奖银奖。
  
  《韩非子?喻老》中讲了一个扁鹊见蔡桓公的故事,扁鹊四次为蔡桓公治病,但蔡桓公却不信任扁鹊,直到最后疾病进入骨髓,不治身亡。扁鹊曾说,“病在骨髓,司命之所属,无奈何也。”白血病,就是病在骨髓的一种恶性疾病,长期以来被视为“不治之症”。的确,白血病,特别是急性白血病,往往来势凶猛,治疗过程也充满艰辛和痛苦,不过近20年来,白血病的治疗已经取得了巨大的进步。
  上海长海医院血液内科主任、全军血液病研究所所长王健民教授,在恶性血液病的诊断治疗方面经验丰富,尤其在造血干细胞移植方面很有特色。他认为,虽然人类离最终攻克白血病还要做很长时间的努力,但某些类型的白血病已经从“不治之症”变成“可治之症”,干细胞移植是目前能够治愈血液病的一种方法,急性白血病干细胞移植的3年生存率达70%~80%,重症再障的5年生存率超过90%。同时,新的治疗药物和方法还在不断探索中。所以,患了白血病,正确认识、积极面对、配合治疗,争取最佳疗效,是医生和患者都应采取的态度。
  
  白血病是可治之症
  
  虽然白血病的发病率只有十万分之三,却是35岁以下人群中发病率最高的肿瘤。在导致死亡的恶性肿瘤中,白血病位居第六位。
  白血病,老百姓称其为血癌,是源自骨髓的一种恶性疾病。骨髓中的白血病细胞过度增生,骨髓的正常造血功能受到抑制,抽血检查可见到白细胞数不正常以及贫血、血小板减少的情形。白血病包括急性白血病和慢性白血病。其中急性白血病来势凶猛,病程发展快速,病人可能会出现高烧、出血、贫血及肝、脾、淋巴结肿大。病人感觉虚弱和疲倦,看起来面色苍白,容易鼻腔牙龈出血和皮肤淤青。需尽可能在最短时间内接受治疗。
  长海医院血液科每年门诊量约2.5万人次,出院病人约2500人次,其中很大一部分都是白血病。王健民说,某些类型的白血病,如急性早幼粒白血病(M3)的5年生存率超过了90%,儿童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约80%。从这个意义上说,这些类型的白血病是可以治愈的。同时,其他类型的急性白血病经过得当的化疗,也可以取得较好的疗效,相当部分的急性白血病经过造血干细胞移植,5年生存率可以超过50%,也是可以治愈的。同时,新的治疗药物和方法还在不断探索中。
  所以说,患了白血病,正确认识、积极面对、配合治疗,争取最佳疗效,是医生和患者都应采取的态度。当然,毋庸讳言,白血病仍然是一种十分凶险的疾病,部分类型的白血病疗效仍然不好,一些病人还不易治疗,最终会被白血病夺去宝贵的生命,人类离最终攻克白血病还要做很长时间的努力,但白血病是“可治之症”,已经是不争的事实。
  白血病有很多种类,大体上,按疾病发展的快慢分为急性和慢性白血病,按细胞类型又分为髓细胞白血病和淋巴细胞白血病,例如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慢性髓细胞白血病等。而不同的基因异常又将白血病分成几十种不同的亚型。因此,白血病的规范化诊断和精确分型,对于治疗来说至关重要。王健民介绍,要明确病人是否白血病,是哪一种白血病,必须检查病人的骨髓,也就是骨髓穿刺检查,骨髓穿刺术是由医生从病人髂骨中抽取极少量(约0.5-1ml)骨髓液做涂片染色检查,现代医学还需要进行染色体、基因和流式细胞分析,从细胞形态学、免疫学、细胞遗传学和分子生物学等方面,对白血病进行精确分型,以制定针对性强的治疗方案。
  目前,白血病的治疗已经从化疗逐步进入靶向治疗的新阶段,这也代表着未来肿瘤治疗的方向。王健民说,白血病患者一般是以化学治疗为主要治疗方式,使用化学治疗的目标是以抗癌药物消灭白血病细胞,等待白血病缓解后,再持续定期施以药物杀灭剩余的白血病细胞,直到彻底痊癒。但是,化疗就像机关枪扫射,在杀死白血病细胞的同时,也损害了肌体的健康细胞。而靶向治疗则是在精确分型的基础上,对特定的基因突变进行靶向治疗,更精准地杀死肿瘤细胞。如慢性髓细胞白血病,在慢性期有很好的靶向药物,具有长期疗效。再如,PH染色体阳性的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是一种恶性程度很高的白血病,中老年人多见,过去3年生存率不到20%,现在经过化疗联合靶向治疗和干细胞移植,可能成为预后较好的白血病之一。
  近20年来,白血病的理论和临床研究的进展大大改变了急性白血病的治疗现状。举例来说,小儿急性白血病在三四十年前只有3-6个月的生存期,随着化疗方案的改良,现在治愈率可达80%以上;成人的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通过诱导分化治疗5年生存率可达80%~90%;其他类型的成人急性白血病仅使用化学治疗5年生存率可达20%~40%,如果进行造血干细胞移植,5年存活率可达60%~70%。
  
  血液病干细胞移植
  
  在血液病的治疗方面,王健民强调要给病人一个整体全面的治疗计划,给病人信心。
  他说,“白血病的治疗是个系统过程,不同的亚型,治疗方案都不同。预后相对好的类型,做一到两个疗程的化疗就能缓解,而预后不好的话,则要在化疗基础上做干细胞移植,也就是老百姓说的‘骨髓移植’。该疗法是通过化疗和放疗尽可能彻底杀灭患者体内的白血病细胞,再输注健康造血干细胞支持恢复患者的正常造血。干细胞供体主要来自于患者的兄弟姐妹以及中华骨髓库自愿者的捐献。”
  干细胞移植技术治疗恶性血液病经过了50年的发展,上世纪60年代我国就有学者尝试过,1980年代后才有较大的进步。长海医院在1983年开展骨髓移植,是国内第一批开展干细胞移植的医疗机构。上世纪90年代,长海医院在国内最早做了两例半相合的骨髓移植(兄弟、父母子女之间捐赠骨髓),至今已经累计做了500-600例骨髓移植手术。
  王健民说,干细胞移植是一种能够治愈血液病的方法,不同病种的成功率不同,急性白血病干细胞移植的3年生存率达70%~80%,重症再障的5年生存率达90%。但是,干细胞移植本身也是有风险的,20%左右的病人因并发症出现生命危险。面对这些高风险的病人,王健民总是选择“不抛弃不放弃”,冒着风险挽救了不少患者的生命。
  13年前,一个40岁左右的深圳远洋货轮船长患了慢性粒细胞白血病,在外地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后出现了加速急变,也就是处于白血病的进展期,这种情况下一般人只能存活半年到一年,3年生存期只有10%~20%,这无疑给病人宣判了死刑。这位船长来到长海医院,王健民给他做了化疗后,进行干细胞移植。13年过去了,病人现在还很好,病好后他回到原单位,还写了几部关于海洋的小说。
  2000年,一个26岁的海军军官在出海后突发高热,被诊断为重症再生障碍性贫血。来到长海医院时,他的红细胞、血小板很低,严重贫血,头面部由于严重感染肿胀得厉害。过去认为,严重感染的病人不能做干细胞移植,由于病人骨髓里没有白细胞,没有抵抗力,严重感染者的手术风险太大。但是,不做移植,病人就只能等死。王健民与家属商量,“做手术虽然风险大,但是还有生还的希望。”在取得家属的同意后,王健民对患者进行了紧急移植手术,手术后11天,患者的白细胞就生长起来,体温也降下来,一条命总算保住了。由于严重感染,患者的鼻梁骨烂掉了,王健民还帮他找到整形医生,后来,这个病人结婚生子,开始了正常生活。
  2006年,一个护士也是患有同样严重感染的重症再障,也做了紧急移植手术,现在这个护士已经恢复健康,去年还生了孩子。2008年,一位国内著名的经济学教授,身患成人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这是一种相对高危的类型,3年生存率只有20%。王健民对他进行干细胞移植,手术后患者痊愈,至今仍然活跃在各种媒体和学术现场。
  经过三十年的发展,长海医院血液科用于骨髓移植的层流病床,从5张发展到15张,每年做的移植手术也越来越多。王健民感慨,刚做医生的时候,不少白血病病人往往只入院一次,以后就没机会再见;20多年后,很多白血病病人因多次化疗、复查或随访有机会数度住院,尤其是“骨髓移植”后长期生存率约70%,其中很多病人其实已经治愈,逢年过节还会同医务人员互相问候,鼓舞了病人、家属和医生。所以,虽然人类攻克白血病还有待时日,但急性白血病不再是不治之症。
  
  总是去安慰
  
  “有时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这句19世纪美国医生的墓志铭深刻地揭示了医学和医护人员对患者的作用。
  白血病,长期以来被认为是“绝症”,对于白血病患者和家人来说,一旦确诊会遭受巨大的精神打击,尤其是孩子发病,父母更是手足无措,很多患者和家属或多或少存在心理障碍。这时,就需要医生更多的沟通交流和人文关怀。王健民的很多时间,都用来跟病人沟通交流,让病人知道得了什么病,但又不能让病人感到恐惧。“我们无法不生病,也不能选择得什么病,但是可以选择怎么做病人。”王健民总是这样安慰病人。
  “医生和病人的语言沟通本身就是治疗的一部分。”王健民说。对于每一个病人,他总是耐心地讲解各种治疗方案,不同的治疗方案的费用是多少,让病人根据自身情况来选择最佳的治疗方案。每年定期举办三四次患者教育,讲解干细胞移植等科普知识,让病人对疾病有一个科学的认识。治疗过程中,他会及时把病人的治疗反应、出现的问题以及下一步措施跟病人沟通,建立医患之间的信任感。
  经王健民治愈的老病人,经常回来看看他,有的还自发组织起来,帮助新病人。有一次,他在病区的大厅见到一个老病人同他打招呼,这个小徐是10多年前在这里移植成功的患者,边上站着一个漂亮的媳妇。小徐说,“我们一些老病人常常自愿来医院安慰新病人,他们常常有些负面的情绪,我们可以帮他们增加一些信心。”看到小徐阳光的面孔和乐观的情绪,王健民由衷地高兴,前晚抢救病危患者至凌晨带来的疲惫,竟也一扫而光。
  几个月前,另外一个年轻人给他送来一包自己种的蔬菜。这是一位移植已3年多的病人,自己与朋友开了一家有机蔬菜农场,自食其力。王健民高兴地收下了他的这份特殊礼物,并祝愿他生意兴隆,身体健康。还有一次,一位女病人送来了喜蛋,这是一位5年前施行紧急移植从死亡线上抢救回来的再障病人。“医生最大的幸福,真的不是红包什么的,自己治疗的病人顺利康复和他的由衷感激,能带来莫大的满足。”王健民说。
  以前,干细胞移植并没有纳入医保范围,20多万元的移植费用对患者造成不小的经济负担,很多人因此失去了移植的机会。为了推动干细胞移植进医保,王健民带领团队,进行了卫生经济学的统计,把化疗病人与干细胞移植病人的花费和3年死亡率做了对比,结果发现干细胞移植花费同样的钱,可以救活更多的人。王健民拿着这份数据和一些专家与医保局沟通,最终促成2006年起干细胞移植纳入医保。
  
  身体周刊:白血病的发病原因有哪些?如何预防?
  王健民:白血病和其他肿瘤一样,发病机制是多基因、多步骤、多阶段的,非常复杂。目前普遍认为,绝大多数白血病是由于环境因素与宿主因素(主要指基因)相互作用引起的,其他因素还有年龄、免疫调节等,某些疾病如骨髓增生异常综合征也会发展为白血病。
  发病因素有几种:化学药物如氯霉素、治疗皮肤病的乙双马琳,与血液病有关;含苯的有机溶液,如装修中的涂料、黏合剂、汽油等,易诱发血液病,但目前仍然缺少科学调查数据;少部分病毒;放射性同位素,日本原子弹袭击后的5-10年,幸存者中白血病发病率增加50-100倍;极少数家族遗传,但没有明确的遗传倾向。
  白血病的发病率很低,很难预防。提醒人们尽量少接触放射线、化学物质(特别是含苯结构的化学品),如果从事这些行业的,要加强防护、定期体检。生活中离不开化学品,如装修、染发等。但是建议女性最好不要染发、烫发。装修最好通风两三个月,检测后再入住。氯霉素、解热镇痛药物等要慎用。
  身体周刊:造血干细胞移植有哪些种类?
  王健民:造血干细胞移植分自体和异基因移植两大类。异基因移植包括很多种,有血缘关系的干细胞移植,如兄弟姐妹,其中有四分之一的机会HLA配型全相合,二分之一的机会配型半相合。但是80后基本都是独生子女,这种供体来源越来越少。第二种是单倍型移植,父母与子女之间为半相合移植。第三种是非血缘移植,供体主要来自中华骨髓库,目前中华骨髓库有170万自愿供者,找到供体的机会在50%以上。第四种是脐带血移植,由于脐带血细胞数量少,住院时间长,因此我院使用得较少。
  自体移植是患者在经过化疗疾病缓解后,先将自己的骨髓造血干细胞收集、储存起来,用于后来的移植输注。经过大剂量化疗,将癌细胞彻底消灭后,再将自己的骨髓干细胞回输到体内,来重建自身的造血系统。这种方法可以在大剂量化疗的同时,避免化疗对造血细胞的损害。
  身体周刊:造血干细胞移植能治疗哪些疾病?
  王健民:造血干细胞移植以治疗急性白血病为主。慢性白血病中,慢性髓细胞白血病在慢性期有很好的靶向药物,但是发生加速急变的病人应该做移植。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也可以做移植治疗。
  淋巴瘤、多发性骨髓瘤,主要做自体干细胞移植。
  重症再障,做异基因造血干细胞移植的效果很好。
  遗传性疾病,如重症地中海贫血,可以进行干细胞移植。